页面载入中...

北京多个区推出周末政务服务

  据史料记载,公元1259年,成吉思汗之孙、蒙古帝国大汗蒙哥本人在重庆合川钓鱼城下“中飞矢而死”。于是,世界历史在钓鱼城转了一个急弯,正在欧亚大陆所向披靡的蒙军各部因争夺可汗位置而急速撤军,全世界的战局由此改写。钓鱼城因此被誉为“上帝折鞭处”,南宋也得以延续二十年。在钓鱼城下出生、长大的诗人赵晓梦,怀着对故乡深沉的感情的凝结,用10余年的时间收集钻研史料,写作大半年,创作出1300行的长诗《钓鱼城》。这部长诗,既是赵晓梦的第一部长诗,也是首部反映改变世界历史的“钓鱼城之战”长诗作品。长诗《钓鱼城》所叙写的虽是这场艰苦卓绝的战争,但它并没有依照历史的时间连贯性而次第展开,它由攻城者、守城者和开城者三个方面的主要人物的内心自白构成全诗,一共三章。第一章《被鱼放大的瞳孔》,以蒙哥开始,蒙哥夫人、前锋总指挥汪德臣押后,披露了这三个人在弥留之际的遗憾、痛苦、仇恨、挣扎。第二章《用石头钓鱼的城》,展开了钓鱼城守将余玠的无奈、王坚的郁愤、张珏的悲凉。第三章《不能投降的投降》,王立、熊耳夫人、西川军统帅李德辉相继登场。今年1月,《草堂》诗刊用23个页码推出了这部长诗;4月底,《钓鱼城》长诗单行本由小众书坊出品、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引起诗坛关注。

  在研讨会上,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对《钓鱼城》进行了深入的分析。首先他认为赵晓梦选择“钓鱼城”这个题材好,“我们民族的历史中有很多至今不为人熟知的英雄业绩,‘钓鱼城之战’就是其中之一,它在一个世界规模的事件中发挥了影响,一根钓竿钓起了世界,它值得被书写。诗人赵晓梦做了个‘大梦’”。

  长诗的写作,最能考验一名诗人的功底。李敬泽谈到事关历史的长诗如何平衡叙事性与抒情性。他高度认可赵晓梦在《钓鱼城》的写作中,舍弃了人对人的外部的观察,而力图从内在性抵达史诗效果。“对历史上这样一个非常宏大、复杂的大规模事件进行创作,很有挑战性,但赵晓梦用了一个很巧的办法,史诗包含着大规模的人类行动,是大规模的人类行动的记忆。行动包含着叙事,你就要讲事。现在不仅不是讲事的问题,赵晓梦把笔都放到了每个人的内部,也就是说对人的外部的观察度舍弃了,直接从内部去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胆和非常有意思的办法。”

  态度

  2019年秋季,北京大学与山西大学共建成果展《玉见你》登陆山西博物院艺术中心、山西高校文化创意联盟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学科带头人一行在山西大学美术学院举行对接会、大连工业大学雕塑系考察山西文化遗产遗址。 诸多新变化彰显了山西文化遗产的梳理渐渐由高校端发起。

  一直以来,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中国美术学院、浙江大学、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等全国实力雄厚的高校早已将山西做为最重要的教学实践和成果研究基地,从地面古建测绘、彩塑壁画数字化扫描、乡村规划、长城遗址保护。 山西高校艺术学院将采用更加开放包容的态度与省外科研实力的高校交流学习,成为山西高校文创联盟2020年重要的选择之一。

admin
北京多个区推出周末政务服务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