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艺术家贺丹同名个展"贺丹"即将在北京民生展出

  四千年前就有了排水管道

  先秦时期,人们就已经认识到居住环境的重要性,主张要保持良好的居住环境。《礼记》中有“凡内外,鸡初鸣,咸盥漱,衣服,敛枕簟,洒扫室堂及庭,布席,各从其事”的记载——每天早上听到鸡鸣就起床洗漱,穿衣服,收拾被褥,打扫房间和庭院,然后再开始一天的工作。打扫出来的垃圾是不能随意丢弃的,《韩非子》中记载:“殷之法,刑弃灰于街者”“殷之法,弃灰于公道者断其手。”商代对于在路边随意丢弃垃圾者,竟然要采取砍断手的严厉处罚。到了秦代商鞅变法时,依然保留有“刑弃灰于道”(《盐铁论》)的规定,只是处罚变成了黥面(古代刑罚,在面部刻字)。虽然这样做的实际目的是为了避免由于乱扔垃圾产生纠纷,但也足见古人对于环境的重视。

  据《周礼》记载,周代还设有专门的环境卫生管理机构,包括“條狼氏下士六人,胥六人,徒六十人。”郑玄的注释认为“條”通“涤”,是“清扫”的意思,“狼”则是道路狼藉。因此,條狼氏的职责就是专门负责清扫道路上的垃圾。《周礼》中还记载,“宫人为其井匽,除其不蠲,去其恶臭。”“井匽”一说是路厕,一说为排除污水秽物的设施,说明那时不仅有公共环境管理人员,还有公共卫生设施。

  先秦时期已经有了简易的厕所,至少贵族士大夫是要到厕所里面去方便的。据《左传》记载,春秋时期的晋景公由于身体不适,“如厕,陷而卒。”竟不幸失足摔到厕所里淹死了。《战国策》也记载著名的刺客豫让曾躲在厕所里,想要趁赵襄子如厕的时候刺杀他。至于积在厕所中的粪便,当时的古人已经认识到其有肥沃土地、提高农作物产量的作用。农书《氾胜之书》中记载:“汤有旱灾,伊尹作为区田,教民粪种,负水浇稼。区田以粪气为美,非必良田也。”以粪便沤田的方法虽然不一定是伊尹发明的,但也说明人们很早就掌握了这项技术。

  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获奖作品、长篇小说《故事星球》日前举行新书发布会,青年作家彭扬的这部新作因其对时下创业青年心路成长的真切描写与思考引发关注。

  彭扬,青年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多篇,出版长篇小说等作品多部。曾获第四届“春天文学奖”、第四届“老舍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提名奖。2018年3月,《故事星球》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

  《故事星球》是青年作家彭扬的长篇新作,讲述了青年阿信独立创业,组建创业团队“梦之队”,打造手机软件“故事星球”App的故事。本书的创作,是一次“个人的情感”向“辽阔的体验”的出行,是一次与周遭的俗世生活温驯相处的记录者向到世界上去的探索者的转变,也是一次让无力者重新找回力量、悲观者再次上路前行的尝试。

  著名作家徐则臣表示,彭扬的这部小说很“年轻”,小说“年轻”不是说写作显得稚嫩、青涩,而是小说里面携带的一些信息,整个的情绪,包括人物生活的环境、所做的事业,相对来说都是很年轻的。另外,徐则臣提到很多著名作家写的故事可能都远远落后于我们当下的生活,而彭扬在某种意义提供了一个方向或者一种可能——为现代化都市的意象与词汇赋予必要的文学审美内涵。

admin
艺术家贺丹同名个展"贺丹"即将在北京民生展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