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萨苏:做到这点才能促进中日文化交流,不信你看我家猫

  A:2016年《我是布莱尔》获得金棕榈,在欧洲电影圈或者说艺术电影界引发了极大争议和非议。那时我的表述是,我理解和认同戛纳电影节评委们的选择,因为他们再度将影片的社会意义置于电影本体的先锋性或审美价值之前。

  对于我来说,后面的问题更巨大而重要:一边是社会问题的加剧,而另一边,则是各类叙事艺术:电影、小说和戏剧当中的现实主义的叙事惯例被视为落伍甚至“非法”。那么,艺术除了作为自我指涉的反身表达,它和社会及现实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可能性在哪里?

  关于《月光男孩》或者《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逃出绝命镇》,我们前面已经讨论过,无疑显现了所谓同性恋社群主流化或后奥巴马时代的一种社会现实,但它显然不是美国社会的主要现实。

  然而内部调查结束之后,瑞典学院表示不会对阿尔诺及其妻子采取法律行动。加上调查过程中遭遇的诸多问题,3名学院成员愤而出走。

  路透社称,出走者之一奥斯特格伦表示,瑞典学院长期以来都存在严重问题,现在还把问题模糊处理,“这是对学院创始人和赞助人的背叛”。另一名出走者埃斯普马克称,自己在学院工作36年,其中担任诺贝尔委员会主席17年,但学院把私情置于责任和清廉之前,这种情况让他无法再工作下去。法新社称,瑞典国王和诺贝尔奖基金会理事长对这3人的辞职表达关切。《每日新闻》称,此事对瑞典学院的声誉来说是场灾难。

  瑞典学院成立于1786年,该学院有18名成员,皆为终身制。由于该机构并没有辞职的相关规定,因此即使有成员退出,其席位也仍然被保留,直至该成员去世后才有新人递补。理论上,宣布退出的3名成员没法真正地“辞职”,但可以拒绝出席该机构的会议。此前已经有两名成员因其他原因辞职。如果辞职风波愈演愈烈,或将难以凑够选举新成员所需的12人小组,影响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学院表示,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的话,可能采取简单多数原则,即由8人小组选举新成员。瑞典学院也将重新审视内部规定,以便成员可以辞职以及被替代。

  原标题:处理性侵不当,瑞典学院辞职风波令诺贝尔文学奖评选陷窘境

admin
萨苏:做到这点才能促进中日文化交流,不信你看我家猫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