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大陆游客自由行人数将归零 台或每月损失45亿台币

  苏轼的《木石图》无疑是今年秋拍最受关注的作品之一,佳士得以“划时代巨作——苏轼稀世文化瑰宝”来形容这件作品。今年8月,佳士得就在香港为《木石图》特别召开新闻发布会。尽管此作没有苏轼名款,也存在一定争议,但因苏轼存世墨迹稀少,作为一件被载入教科书、流传近千年的赫赫名迹,大家依然对其表现出了非常的敬意。数月间,众多专家学者都不愿错失这件作品露面的良机,到现场观赏了作品。

  《木石图》是水墨纸本手卷,画心长半米,描绘一株枯木,庄严屹立于形状怪异的石头旁,后人形容其犹有鱼龙起伏之势。全卷连裱共有五米多长,后附有米芾、俞希鲁、郭淐等人题跋。苏轼本来将手卷赠予润州(今镇江)的冯尊师,冯尊师遂邀请米芾等为作品题跋,士大夫俞希鲁(1278-1368)及郭淐(1563-1622)其后再为作品加上了两段题跋。从装裱方式和画作天地部分的幼细蓝线来看,目前所见的作品是明朝时装裱的。整幅手卷上共见鉴藏印四十一枚,分别来自南宋、元至明的收藏家。

  此前,徐邦达、傅熹年、杨仁恺、薛永年、周积寅等学界专家的书籍与论考,均认同《木石图》为苏轼唯一的亲笔绘画,赋予其凌驾于其他传苏轼画作的高度评价。

  当每个人都学会读懂这云山雾罩背后的故事时,我们终将完全摆脱“旋转门”。

  美剧《纸牌屋》第一季里,弗兰克有一段旁白,论述对金钱与权力关系的看法:我鄙视那些为了金钱而放弃权力的人……金钱是萨拉索塔的巨无霸豪宅,保质期只有一代,权力是古老的石砌建筑,能屹立数百年。

  弗兰克的观点,未必能在遥远的东方得到认同,至少在言语里,对权力我们是不屑一顾的。煌煌数千年的文明发展,足以孕育出无数令人击节唏嘘的权力更迭,国人能看见更多的“吴宫花草埋幽径”、“乌衣巷口夕阳斜”,看见更多的“楸梧远近千官冢”、“故垒萧萧芦荻秋”,所谓屹立百年,不过是将“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的轮回拉长罢了。

  话虽如此,同样是这些人,仍然忍不住在看见权力时正襟危坐,甚至是摧眉折腰。相较于金钱扭曲人性的能力,权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大陆游客自由行人数将归零 台或每月损失45亿台币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